红薯叶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赵绍琴医案尿毒症医案 [复制链接]

1#

医学以疗效说话,无论中医、西医都是如此,我等学习中医的后生晚辈自然希望能让疗效说话。

欢迎大家评价医案,分享您的中医医案,中医六技、成功失败都可,以期在阅读体会中共同成长。

医案

孙某,男,47岁。

初诊(年5月31日)

自年10月发现尿少、尿浊,下肢浮肿,未引起重视。于年1月7目突然晕倒昏迷,医院以一氧化碳中毒抢救10余天无效,后查尿素氨mg/dl,血色素4g/dl,确诊为尿毒症,改血液透析疗法,每周2次至今。现求赵老诊治。

刻诊时,患者面色褐浊,体质较差,口中秽浊较重,时恶心呕吐,皮肤作痒,大便干结,小便黄赤,周身乏力,腰酸嗜睡,下肢麻木,行走不利,舌红苔白厚腻。脉弦滑有力,查尿素氮mg/dl,肌酐4mg/dl,尿蛋白(+),血压/90mmHg。

证属湿热积滞互阻,湿阻气分,热郁血分,络脉瘀阻。治以清化湿热,消食导滞,活血化瘀,佐以通络方法。

方药:荆芥6克,防风6克,生地榆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赤芍10克,藿香10克(后下),佩兰10克(后下),白芷6克,紫草10克,地丁草10克,白鲜皮10克,大黄2克。10剂。

二诊

服药10剂,症状见轻,皮肤痒止,以上方去白鲜皮、地丁草、紫草,加半夏10克,竹茹6克,灶心土30克。10余剂。

三诊

腰酸嗜睡好转,恶心呕吐未作,饮食二便正常,唯下肢麻木,舌红苔白,脉滑数,查尿素氮14.4mg/dl,肌酐1.1mg/dl,尿蛋白+,改透析每周一次。用清化湿热、益气活血通络方法。

方用: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赤芍10克,黄芪30克,丝瓜络10克,桑枝10克,大黄2克。

服药20余剂,无其他不适,停透析。

停透1个月后,查尿素氮11.7mg/dl,肌酐1.2mg/d1,血色素11.0g/dl,尿蛋白(一),病情稳定。

停透析半年后,复查肾功能、尿常规、血常规均在正常范围,未见复发,尿毒症痊愈,唯留下透析后下肢麻木行动不利后遗症。

此患者为尿毒症晚期,中毒症状较重,且已经血透。经赵老治疗后,不但临床症状全部消失,而且停止血透后化验指标全部正常,而获痊愈。充分证明尿毒证并非不可逆转,肾功能衰竭患者完全有可能恢复部分肾功能。但透析后的骨质疏松症而引起的下肢麻木等后遗症,则是今后待解决的新课题。

医案

李某,男,64岁,退休工人。

初诊(年12月28日)

患者于两个月前发现纳差,乏力,心慌,恶心呕吐时作,检查尿蛋白(+-),某医院以慢性肾炎,肾功能不全收入住院。入院后查尿素氮mg/dl,肌酐10mg/dl,血色素6.5g/dl,诊断为肾功能衰竭、尿毒症期,继发性贫血。

经输液及中医结合药物治疗一月余,疗效不明显,并渐增皮肤搔痒,小便减少,浮肿,大便不畅,症状日益加重,检查尿素氮mg/dl,肌酐17.4mg/dl,血色素6.2g/dl,且合并高血压、冠心病、心房纤颤。因而无法行血液透析疗法,西医束手无策,嘱其回家准备后事。其家属在绝望之际,试求中医一治,邀请赵老会诊。

会诊时患者面色?白,周身浮肿较甚,呕吐频作,气喘吁吁,手足发冷,舌质红苔白厚腻,脉濡软且滑,沉取三五不调,按之有力。询问之,尽食膏梁厚味。全是湿热积滞互阻,三焦不畅之象,先以芳香化浊,疏调气机、清热凉血方法,并嘱其清淡饮食。

方药:荆芥6克,防风6克,藿香10克(后下),佩兰10克(后下),黄连2克,苏叶10克(后下),生地榆10克,茜草10克,白鲜皮10克,地肤子10克,草河车10克,灶心土60克,大黄3克。

服药5剂,呕吐减轻。又进5剂,病情大转,恶心呕吐、皮肤作痒皆止,浮肿见轻,略有食欲,精神转佳。

二诊(年1月9日)

当日又请会诊,舌红苔白且干,脉滑数,沉取不稳,虽有转机,仍中阳不足,病势较重,用清化湿热,凉血化瘀,佐以甘寒益气养阴之品。

处方: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大黄5克,生地榆10克,赤芍10克,丹参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小蓟10克,沙参10克,西洋参3克(单煎另服),麦冬10克。

服药10剂,复查尿素氮54.4mg/dl,肌酐6.5mg/dl,出院来门诊治疗。

三诊

3月8日因感冒咳嗽发热,而出现胸水,肺水肿,喘促不能平卧,脉滑数,舌白苔腻,先用宣肃化痰方法。

方药:苏叶子各10克,前胡6克,浙贝母10克,麻黄2克,荆芥穗6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生地榆10克,桑白皮10克,地骨皮10克,大黄2克。服药7剂,感冒愈,喘平咳嗽止。

四诊

4月3日查尿素氮46.3mg/dl,肌酐5mg/dl,血色素9.6g,下肢浮肿见轻,饮食二便正常,仍以前方加减。

处方:苏叶子各10克,浙贝母10克,荆芥6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赤芍10克,大黄5克,焦三仙各10克,水红花子10克。

以此方为主加减服药1月余

病情稳定,查尿素氮34.5mg/dl,肌酐4.6mg/dl,血色素9.5g/dl。家人很高兴,于5月初由其女婿陪同乘飞机去广州等地旅游2周,安全顺利反京,并未反复。

此患者系尿毒症晚期,浮肿、尿少、肤痒、呕吐频作,并合并冠心病、心房纤颤。不能透析,西医畏之。

经赵老治疗后,患者积极配合,以清淡饮食,绝对禁蛋白,下地活动,仅服5剂,病状大减,又进5剂,病情大转。中途因感冒出现肺水肿、胸水,又仅服药7剂很快平息。前后共治疗半年,已能外出旅游。尿素氮由mg/dl,降至34.5mg/dl,肌酐由17.4mg/dl降至4.6mg/dl,血色素由6.2g/dl,上升为9.6g/dl,疗效满意。

此充分证明,中医能够治疗尿毒症,而并非透析一途。其治疗方法,先以芳香化浊,清热凉血。湿浊已去,再以凉血清热,活血化瘀,佐以甘寒益气养阴而取效甚佳。

医案

周某,男,75岁,退休工人。

初诊(年6月28日)

患慢性肾炎已23年,二年前因全身浮肿、气喘、憋气等,某医院以尿毒症、心包积液入院抢救一次。年2月又因感冒复发急诊入院抢救,现已好转,出院求赵老医治。

刻诊时,全身浮肿,咳嗽有痰,头晕乏力,皮肤作痒,大便干结,面色苍白,舌红苔白厚腻,口中秽浊,脉弦滑且数,查血肌酐8mg/dl,尿素氮87mg/dl,尿蛋白(+++),血压/mmHg,血色素8g/dl。

证属湿阻气分,热郁血分,湿热积滞互阻,三焦不畅,关格已成。治以清化湿热,凉血化瘀方法。

处方: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赤芍10克,茜草10克,白鲜皮10克,地丁草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大腹皮10克,槟榔10克,大黄6克。嘱其清淡饮食,配合走路锻炼。

二诊

服药7剂,症状减轻,尿蛋白(++),又以上方加减服药20余剂,查尿素氮57mg/dl,肌酐3.4mg/dl,尿蛋白(+),浮肿消失,肤痒已止,咳嗽已愈。

再以前方为基础加减服药近半年,于年12月4目查尿素氮24.5mg/dl,肌酐2.5mg/dl,血色素11g/dl,血压/90mmHg,尿蛋白(+),舌红苔腻,脉濡软且数,饮食二便正常,无其他不适。

仍以前方,改每周三剂。每日瘦肉2两,牛奶1磅(或鸡蛋1个),每月来门诊取药一次。

又半年后,满面红润,精神较佳,从未感冒,病情稳定。

患者有23年慢性肾炎史,发展为尿毒症已2年,医院抢救。转诊赵老治疗后,服中药月余,化验指标明显下降,症状消失。不足半年,化验检查均近正常值,未再反复。几年来尿素氮维持在25mg/dl左右,肌酐维持在2.5mg/dl左右。一直接坚持以服药为辅,以饮食调养为主,配合走路锻炼,病情非常稳定。

医案

董某,男,47岁。

初诊(年3月15日)

患者慢性肾炎已9年,自年开始肾功能不全,于年12月8日开始血液透析,每周三次至今。专程自老家来京求赵老医治。

现浮肿、腰痛、尿少、心烦、恶心、呕吐时作,大便干结,舌红苔黄厚腻,脉弦滑且数,尿素氮(透前)55mg/dl,肌酐(透前)5.5mg/dl,尿蛋白(+),血色素5g/dl,血压/mmHg。

证属湿热蕴郁,深入血分,络脉瘀阻。治以清化湿热,凉血化瘀方法。

方药:荆芥6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独活6克,丹参6克,茜草10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大腹皮10克,槟榔10克,半夏10克,黄连2克,灶心土30克,大黄3克。

二诊

服药4周,肿势减轻,呕吐未作,精神较佳,二便正常,查尿素氮36.4mg/dl,肌酐3.5mg/dl,血色素6.5g/dl,尿蛋白(+),仍用前法,再以上方去半夏、黄连、灶心土,改透析每周2次。

三诊

又服药4周,病情稳定,查尿素氮27.1mg/dl,肌酐3.69mg/dl,尿蛋白(+),血色素8.2g/dl,继服前方,改透析每周1次。

于年9月12日,服中药治疗已近半年,查尿素氮16mg/dl,肌酐1.6mg/dl,血色素9.8g/dl,透析已近2年,开始停止透析。

在停透1月时,因感冒而发生喘促不能平卧,全身浮肿,先治其标邪,改用宣肺利湿平喘方法。

方用:荆芥6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独活6克,葶苈子10克,桑白皮10克,地骨皮10克,大腹皮10克,槟榔10克,冬瓜皮30克,茯苓皮30克,焦三仙各10克,水红花子10克。

服药7剂,肿消喘平,查尿素氮19.3mg/dl,肌酐2.1mg/dl,血色素10g/dl,尿蛋白(+),大便略干,舌红苔白,脉濡细,以上方加黄芪60克,大黄4克,又服2周。

年11月28日

停透已2月余,病情稳定,未复发,查尿素氮18mg/dl,肌酐2mg/dl,血色素9.6g/dl。尿蛋白(+),B超双肾大小形态结构正常,无其他不适。

尿毒症恢复期,用凉血化瘀、益气养阴方。

方药:荆芥6克,防风6克,丹参6克,茜草10克,生地榆10克,凤尾草10克,鬼箭羽10克,黄芪80克,沙参10克,麦冬10克,大黄6克,焦三仙各10克,水红花子10克。服药7剂,感觉很好,又以此方带药30剂,回老家休养。

后续

其后每月来京复查带药一次,一直未复发。

此患者肾病已9年,发现慢性肾衰已近3年,并血液透析1年余。经赵老治疗后,随症状改善而减透析,由每周3次递减为每周2次、1次,最后停止透析。停透析1月后,因感冒而反复1次,但很快平息。化验指征均降至正常范围,又以凉血化瘀、益气养阴为法以巩固疗效。

医案

李某,女,34岁。

初诊(年10月29日)

患慢性肾炎(间质性)已10年,近半年来恶心呕吐,烦躁不安,小便增多,医院医治,诊断为尿毒症,肾性尿崩症。经中西医结合治疗效果不明显,专程从外地来京求赵老医治。

诊时见:面色暗滞,口干且渴,时恶心呕吐,腰酸乏力且痛、便频数而量较多,大便干结、舌黄苔白且干,脉濡滑且数。化验尿素氮mg/dl,肌酐10mg/dl,血糖空腹mg/dl,尿蛋白(+++),尿糖(++++),血压/mmHg。

证属湿热蕴郁,蓄久化热,深入血分,气阴受损。治应先以清化湿热、凉血化瘀方法,饮食当慎,防其恶化。

处方:荆芥6克,防风6克,生地榆10克,赤芍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半夏10克,白芷6克,茅芦根各10克,大黄2克。

服药10剂,症状见轻。

又服10剂,化验检查:尿素氨51mg/dl,肌酐5.1mg/dl,尿蛋白(+++),尿糖(++++),恶心呕吐未作,腰痛乏力消失,仍心烦梦多,头晕目眩,血压偏高,舌红苔黄且干,脉弦滑且数,再以原方加赭石10克,竹茹10克。

服上方20余剂,查尿素氮38.2mg/dl,肌酐3.6mg/dl,血糖(空腹)mg/dl,尿蛋白(+),尿糖(+++),口干且渴,尿量仍多,脉舌如前,改用益气养阴、凉血化瘀方法。

处方:黄芪30克,沙参10克,五味子10克,茯苓10克,山药10克,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生地榆10克,茜草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半夏10克,大黄2克。

服药30剂

原有症状基本消失,饮食二便正常,精神较佳,面色红润,每日早晨1磅牛奶,清淡饮食,仍每日坚持慢步行走2小时,并已半日工作。查尿素氮30mg/dl,肌酐3.7mg/dl,尿蛋白(+-),尿糖(+-),血糖mg/dl,血色素10g/dl。

仍用前法,改上方黄芪为50克,加补骨脂10克,继续服。

复诊(年5月30日)

又来京复诊,查尿素氮31.2mg/dl,肌酐3.7mg/dl,尿蛋白(一),尿糖(一),血糖80mg/dl,血色素9.5g/dl,血压/80mmHg。

又观察治疗半年余,病情稳定,恢复全日工作,无其他不适感。以后定期来京复查取药。

此患者尿毒症较重,又合并有糖尿病,二者在治疗上互相矛盾,颇难下手。尿毒症当以清化湿热、凉血化瘀为主;而糖尿病则应以益气养阴,扶正补虚为主。

赵老根据患者的脉、舌、色、症以及化验指标,综合分析认为:邪气实为主要矛盾,因此先以清化湿热、凉血化瘀去除邪气,待病情稳定后,又以益气养阴、凉血化瘀、分途调理为大法,相互兼顾,取效甚佳,使尿毒症、糖尿病这两个顽症均获得比较满意的疗效。

医案

包某,男,38岁,内蒙古某林场工人。

初诊(年4月)

年11月确诊为慢性肾功能衰竭,尿毒症期。年初来京医治,医院作血液透析。年4月就诊于赵师。

当时患者每周血透三次,已连续实行了三个多月。透前血肌酐为6.7mg/dl,尿毒氮54mg/dl。

证见面色苍黄晦浊,神疲乏力,恶心欲吐,皮肤搔痒,下肢浮肿,小便短赤,大便干结,血色素为5克,舌质暗淡,舌苔垢厚且腻,脉象弦滑数,按之有力。合而观之,其证属邪蕴成毒,深入血分,络脉淤阻,三焦不畅,将成关格。用凉血化瘀,清泄邪毒方法。

拟方如下:荆芥炭、防风、佩兰、藿香、生地榆、炒槐花、丹参、茜草、白鲜皮、地肤子、草河车、大腹皮、槟榔、灶心土、大黄,水煎服,每日一剂。每次少量,多次分服,以防其吐,并反复叮咛,一定要严格控制饮食,每天坚持走路锻炼2至3小时。

上方服后,呕恶即止,小便渐增,浮肿见消,大便通畅,患者自觉精神好转,气力有增。复查血肌酐和尿素氮也有所下降。

此后治疗,均以凉血化瘀、疏风化湿、疏调三焦为基本大法,而随症灵活加减。

两周后

在患者的密切配合下,治疗两周之后开始延长透析间隔时间,由开始治疗时的每周三次逐渐递减为每周两次、每周一次,直到年9月停止透析,完全用中药治疗。

复诊(年12月)

停止透析已67天,面色较润,精神爽适,知饥欲食,二便如常,自觉气力增加,每天散步3至4小时,不觉疲劳。近日化验血肌酐为2.3mg/dl,尿素氮27mg/dl,血色素10.3g/dl。说明停透后病情基本稳定,未出现反复。患者要求携方返里。

根据其病情现状分析,认为回去之后,只要能够按照既定的治疗方案进行综合调理,是可以逐渐好转的,于是为患者拟定下方:

荆芥炭、防风、白芷、独活、生地榆、炒槐花、丹参、茜草、焦三仙、红花子、大腹皮、槟榔、大黄,水煎服,每日一剂。并再次谆谆叮嘱,务必谨慎饮食,坚持运动锻炼,不可松懈。患者遵嘱,遂携上方回家治疗。

年3月,该患者介绍其同乡前来就诊,告之包某回去后身体较前强壮,已能干些轻活,仍在依法治疗云。

本例为慢性肾功能衰竭、尿毒症,且已进行血液透析三个多月。按一般规律推论,是不可能停止透析的。只能长期依赖透析,等待机会换肾而已。

赵师以凉血化瘀、清泄邪毒为法进行治疗,并严格控制其饮食,有效地降低了血肌酐和尿素氮。又根据化验指标的改善情况,适时地逐渐拉长透析的间隔时间。这期间,随着患者坚持治疗和适度的运动锻炼,其肾功能也渐渐得到部分恢复,终于达到了完全停止透析的目的。

从这个病例的治疗过程中,我们可以看出,赵师对慢性肾病的治疗是综合性的,中医药辨证论治、患者注意饮食控制和运动锻炼,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。这就是赵师治疗慢性肾病成功的秘诀。

医案

沈某,男,80岁。

初诊

患者长期患高血压、心脏病,已20余年,近几个月来逐渐出现进行性贫血,面色苍白,唇甲色淡,头晕心慌,一身乏力,医院治疗。经检查发现肌酐为6.4mg/dl,尿素氮为65mg/dl,确诊为慢性肾功能衰竭、尿毒症期。

拟行血液透析疗法,但因其高血压心脏病,心功能欠佳,不宜作血透,姑且保守治疗,并请本院中医专家会诊,因当时患者身体极度衰弱,严重贫血,血色素仅为5.5克,会诊中医专家认为其属脾肾阳虚,气血大亏。遂用温补脾肾益气补血方法,药用红参、黄芪、鹿茸、枸杞、杜仲、熟地黄、巴戟天、阿胶等。

服药半月,反致烦躁不安,恶心呕吐,口鼻出血,皮肤搔痒等,再查血色素降至4.1克,血肌酐上升至10.2mg/dl,尿素氮为10mg/dl。病情十分危急,医院连续两次发出病危通知。经人介绍,患者家属请赵师会诊。

刻诊:两脉弦滑而数,按之振指有力,舌红苔黄垢厚,恶心作吐,皮肤搔痒,鼻衄时作,小便短赤,大便干结,四日未行。

证属湿热积滞蕴积三焦,误服温补,热毒深入血分,尿毒重症,法在不治。先用通腑泄热、凉血化瘀方法,冀其便通吐止为幸。

大黄10克,黄芩10克,黄连3克,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茅芦根各10克,赤芍10克。5付。

二诊

药后大便得下,鼻衄未作,呕恶稍减,肤痒亦轻。脉仍弦滑有力,舌苔黄腻垢厚,药既见效,病有转机,勿事更张,仍以前法。

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小蓟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大黄6克。7付。

三诊

大便日2~3行,小便较前增多,恶心呕吐已止,精神转佳,体力有增,已能下床活动。嘱其每日下床散步,以不疲劳为度,饮食素食为主,不得进食动物蛋白及植物高蛋白如豆制品,并不得进食补药及补品。药用凉血化瘀方法,兼疏调三焦。

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赤芍10克,焦三仙各10克,水红花子10克,大腹皮10克,大黄6克。7付。

四诊

一周来精力日渐增加,每日可散步1小时,并能步行出院前来门诊就医。近查血肌酐下降至8.6mg/dl,尿素氮下降为78mg/dl,血色素升至5.6g/dl。脉仍弦滑数,舌黄苔厚,郁热日久,未可掉以轻心,仍用前法进退。

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独活6克,生地愉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小蓟10克,焦三仙各10克,大腹皮10克,大黄6克。7付。

后以上方加减治疗2个月,肌酐降至6mg/dI,尿素氮43mg/dl。患者出院回家疗养。

本案患者高龄久病,血色素极低,面色苍白,口唇无华,心慌头晕,倦怠乏力,一派虚象,无怪乎前医认为气血双亏,而用峻补之剂。然而补之不效,病情陡然加重,呕恶作吐,鼻衄肤痒,二便不利,已成关格重症。是虚不受补乎?抑或补力不逮乎?二者皆非。盖此本非虚证,乃大实若羸之象。

尿毒症乃血中蕴毒,不得排泄,故肌酐、尿素氮升高,其所伴贫血,乃肾性贫血,其血色素之降低与肌酐、尿素氮之升高呈负相关,即肌酐、尿素氮愈高,血色素就愈低,反之肌酐、尿素氮下降,血色素就上升。可见这种贫血的原因在于血中毒素蓄积。

也就是说种种虚弱的症候皆源于体内邪毒不能排泄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大实若赢状,种种羸状是标象,是假象,邪实深伏才是病本。

辨之之法,察舌与脉,舌苔的垢厚满布是邪气壅盛之标志,脉象弦滑有力,愈按愈盛,更是说明邪毒深伏于内,不得泄越,当此之时,再用补法,岂不是火上浇油,无异于输粮资寇。唯一的正确治法只能攻逐邪气,给邪气以出路。

如本案初诊即用大黄10克以峻攻之,虽患者高龄久病,虚弱若甚,亦无所顾忌。盖邪盛之时,唯当去邪,邪不去则正不复,邪去则正安。前贤张子和云“陈垄去而肠胃洁,痛瘕尽而营卫昌,不补之中有真补存焉。”

在本案治疗中,随着攻邪治法的应用,肌酐、尿素氮稳步下降,血色素随之上升。呕恶、肤痒、鼻衄等热毒症候迅速消退,神疲、乏力、头晕、心慌等虚弱症状也得以改善。患者由卧床不起到下床行走,并能坚持锻炼,终于转危为安。这都得益于正确地使用了攻邪治病的原则。

这一病案所反映的治疗原则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。赵师认为慢性肾病,包括慢性肾炎、慢性肾衰、尿毒症,其本质决非虚证,邪毒久留而不去,深入血分,蕴郁化热成毒,以致脉络瘀阻,是慢性肾病的基本病机,因此治疗上大忌温补,必须以凉血化瘀为主,佐以疏风胜湿,疏调三焦之法,务使内外上下一齐通调,邪气外出有路,则可收邪去正安之效。证之临床,确实如此。

医案

陈某某,女,49岁。

初诊

自述患慢性肾小球肾炎10余年,时轻时重,近2年发现肾功能不全,肌酐、尿素氮日渐增高。近半月来皮肤搔痒严重,夜不能寐。伴有精神不振,嗜睡,一身疲乏,双下肢无力尤甚,心烦急躁,大便干结小便短少,恶心欲吐。

诊脉弦滑且数,按之有力,舌红苔黄垢厚。化验血肌酐7.4mg/dl,尿素氮82mg/dl。西医建议透析,患者畏惧,遂来就诊。

证属湿热蕴郁成毒,深入血分,将成关格之证,急以凉血化瘀解毒之法治之。

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焦三仙各10克,地肤子10克,白鲜皮10克,草河车10克,大黄3克。7付。

二诊

药后大便通而未畅,皮肤搔痒减轻,已能入眠,仍感梦多。脉仍弦滑数,舌红苔黄根厚。继用前法进退。

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独活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赤芍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地肤子10克,白鲜皮10克,草河车10克,大黄5克。7付。

三诊

药后大便畅行,每日2~3次,腹部舒适,精神转佳,嗜唾消失,皮肤搔痒显著减轻。脉仍弦滑,舌红苔黄厚,热郁虽减未清,仍用清化方法。饮食寒暖,诸宜小心,每日散步,不可懈怠。

荆芥炭10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独活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茅芦根各10克,地肤子10克,白鲜皮10克,草河车10克,大黄5克。7付。

四诊

皮肤搔痒已愈,二便通畅,纳食有增,每日散步2~3小时而不觉疲劳,近日查血肌酐降至4.1mg/dl,尿素氮降为38mg/dl。

脉仍弦滑,按之略数,舌红苔白,三焦虽畅,郁热未得全清,仍用凉血化瘀方法。

荆芥6克,防风6克,白芷6克,独活6克,生地榆10克,炒槐花10克,丹参10克,茜草10克,茅芦根各10克,焦三仙各10克,水红花子10克,大腹皮10克,槟榔10克,大黄5克。7付。

后以此方加减治疗半年

血肌酐降为3mg/dl,尿素氮降为29mg/dl。临床症状基本消失,已能恢复半日工作。

本案患者属于典型的家族发病,其姐妹共5人,其中一人已死于尿毒症,另一人因慢性肾衰作了肾移植,另有一小妹为慢性肾小球肾炎。追踪其父母并无肾病,但其祖父母去世较早,其死因虽未明确,但其所述症候似与肾病尿毒症有关。象这种姐妹数人同时或先后均患慢性肾病的例子在临床并不少见,还有母子同病,兄弟同病等,这一现象提示肾病的发生可能与遗传因素有关。

根据临床上慢性肾病家族性发病较为常见的事实,赵师提出了慢性肾病可遗传的观点。根据中医理论推断热毒深伏于髓是本病得自先天的基本特点,毒发于髓而表现为血分瘀热。故治疗当以凉血化瘀为主,大忌温补并忌食高蛋白高热量和一切辛辣刺激性食物,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由于饮食不慎而更增其热。

凉血化瘀可用生地榆、炒槐花、赤芍、丹参、茜草、小蓟、紫草、地丁草、白头翁等。本例以皮肤搔痒为主要表现,是血分热毒聚于皮肤,更加地肤子、白鲜皮、草河车清热解毒。

肾衰尿毒症时,小便短少,或色白,机体代谢废物不能从尿排出,故溢出皮肤为痒,重者有尿素结晶如白霜状。治疗必通其大便,使热毒从大便排出。本案大便干结,数日一行,舌苔黄腻垢厚,属三焦蕴热,初诊即用大黄3克,而力有不逮,故二诊以后皆增至5克,得大便畅行,热毒得泄,而诸症向安。凡治尿毒症,必令其大便通畅,日二三行为最佳,此为要决。

医家简介

赵绍琴(-),北京市人,三代御医之后。赵氏幼承家学,医院御医韩一斋、瞿文楼和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,尽得三家真传。年,悬壶北京。年,参加卫生部举办的中医进修学校。年,到北京中医学院任教。曾任北京中医药大学(原北京中医学院)终身教授,北京中医学院温病教研室主任,中国中医药学会内科学会顾问,中国医学基金会理事,第七、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等,享受国务院津贴等。著有《温病纵横》、《文魁脉学》、《赵绍琴临证法》、《赵绍琴临床经验集》、《赵绍琴内科学》等。

来源:摘自《赵绍琴临证验案精选》

转自岐伯有道

本号所发布的文章大多精摘自网络公开内容,仅供大家参考学习,不作为诊断治疗依据。如有需要,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。若涉版权立删。

必须懂的:中药“参”家族各成员功效

我这些年走过的中医和修道之路

找到“痴呆线”.预防老年痴呆

三大篇讲三大派:经方派、时方派、学院派!

活用补阳还五汤-治心衰.尿毒症

民间中医绝技.一把抓抠筋疗法

中医如何看病-熊继柏

与土地接触少的孩子容易脾虚

董洪涛论便秘

强悍!一位中医高手的精辟感悟

好医生的标准-彭鑫

苓桂术甘汤演变的6个方-刘渡舟

颠倒医生谈伤寒第一方-桂枝汤

万病从根治第三篇(进补、五行故事)

万病从根治第二篇(受寒、寒热、筋骨)

万病从根治系列(寒湿、上火、湿热)

国医大师一招恢复视力.治好老花眼.白内障

刘渡舟实战经验集

被西药绑架了的西医治疗

“对抗”抗出的白血病

“细菌致病论”与“科克前提”

老年人的虚损应该如何补-陈可冀

三位中医泰斗精心研制的糖尿病专方

当归贝母苦参丸的5种用法-四川名医郭贞卿

怎样选择中成药

世上所有疾病都是假象

打开经方宝库的金钥匙方证-曹延鸿

孩子生病反映了家里的气场

中医人为什么要学习《金匮要略》-宋柏杉

张仲景传奇

如果没有心脏支架或搭桥手术.心血管堵塞怎么治?

人生除了死亡.其他都是擦伤-日本和尚清明节感悟

白发不可胡乱拔,“拔白生新”有深意-唐略

人体健康的第一杀手.寒

科学家发现.打坐可以治疗癌症等不治之症

睡眠不好怎么办-姜山如故

孩子生病反映了家里的气场

是什么力量快速摧毁了中国孩子的体质

论众多肺癌病人完全没有吸烟史-倪海厦

幼儿护养——老袓宗的经验-黄成义

一个晚期癌症患者中医自救的经历和感悟

錯失先機的感冒續-WENDY传经

我有2项武器治重症.倪师经方和中医计算机程序-林大栋

怎么让孩子重新爱上吃饭-崔玉涛

不知魂魄.何谈中医-徐文兵

三七粉不是随便吃的

民国的中药铺.竟然有这么多好宝贝-罕见老照片

刮痧刮多了,身体就虚了吗?

发烧时怎么办-姜山如故

身材瘦小的人应该怎么吃?-姜山如故

带你走进真正的中医世界-姜山如故

身正是扶正的根本-姜山如故

红斑狼疮的病因及经方-倪海厦

我的临证心得-余浩

南怀瑾大师一生收集的秘方大全

经络真的存在吗?

女人少吃不如少说.既可减肥又可养血-胡维勤

和中医师父郭生白先生的点点滴滴-王心强

一个会治病的中医博士.荒唐现象思考-毛嘉陵

身患重病大病怪病的解救之道-董洪涛

中医粉必备技能:X形平衡治疗-佟博然

话谈补药-张雷国医

条条大路通中医.你适合哪一条

回归自然亲近传统-徐文兵

怎么样发现肾虚-中医肖相如

辛丑运气分析与庚子疫情回顾-顾植山

人体自带的“十全大补药”,功效远胜鹿茸和虫草…

针灸有一种境界,叫“意气合一”-胡溪恬

瞧瞧人家的活法

都是自己一直在加害自己的健康-JT叔叔

跟诊刘渡舟老的心得体会

董氏奇穴:三种特效的实用针法

60年中医诊法之体会与技巧-国医大师周仲瑛

最伤肾的是恐惧和烦躁-唐略

一味药用的好,一张方子就灵了-金寿山

心律失常治疗10法

金匮肾气丸可治多种疑难杂症

你必须懂的中医名词

全国脱贫攻坚奖章的奥秘

看看经方对应哪些现成的中成药

留一份邪气以愈病强体

郭贞卿

神奇!一根银针避免了使用呼吸机

眼镜能延缓近视是一场世纪骗局

全世界最前沿的个科学问题-Science公布

宇宙到底有多大?-人.地球和宇宙

大承气汤-痉湿暍病脉证第二.4(痉篇)-胡希恕《金匮要略》讲座(2)

葛根汤-痉湿暍病脉证第二.3(痉篇)-胡希恕《金匮要略》讲座(2)

栝蒌桂枝汤-痉湿暍病脉证第二.2(痉篇)-胡希恕《金匮要略》讲座(2)

痉湿暍病脉证第二.1(痉篇)-胡希恕《金匮要略》讲座(2)

五行五运.脏腑经络先后病脉症第一(1.2)胡希恕《金匮要略》讲座(1)

脏腑经络先后病脉症第一(1.1)胡希恕《金匮要略》讲座(1)

总目录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